不定时掉落各种小段子

我是隐藏在原著中的小段子(一)——忘羡(血洗不夜天)(微改)

前方文笔极渣预警。占tag我都不好意思。

人物都是原作者的,忘羡是彼此的,ooc的锅都是我的。

很抱歉小段子第一篇就这么沉重。找不到蓝二哥哥对戏的羡羡只好自己码字。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还从没在lo上看过忘羡的签。如有雷同纯属咱俩有缘。

么么大家。



你忘了,我替你记着(上)


整个广场上有了一瞬间的静止。


一边的江澄似是还没有反应过来,脸上喷溅到的江厌离的血早已凉透。


他有些愣愣的抬头,然后看到了一身黑衣,全身煞气的魏无羡,还有发散出浓烈怨气的阴虎符。江澄嘴里无意识的喃声道:


“姐姐,他疯了……”


话音未落就反应过来,江厌离,他的亲姐姐,刚刚死了,为了救魏无羡。


江澄的脸上有了一瞬间的扭曲。


早在魏无羡徒手扭断了那名少年的喉骨之时,蓝忘机就顿住了脚步,他隐忍着神色,微微闭了闭眼,掩去了一丝不忍和心疼。然而在听到那一声铿然的怪响、看到了那块通身玄黑的铁器之后,双眼复又睁大,随即便惨白了脸。


瞬间,蓝忘机满心满脑都只有一个念头:“拦住他!护住他!带他走!不惜一切!”身随心动,在几千修士都在怔愣的当口,蓝忘机第一个迈开了步子,朝着魏无羡奔去。


而与此同时,和蓝忘机一齐有了动作的,是刚刚被魏无羡的笛声压制住的满场凶尸。


魏无羡无意识的催动着手里的阴虎符,凶尸们嗅到了喷涌而出的森森怨气,亢奋异常,在刹那间支起了身体,毫不犹豫的扑向了周围的修士。在强大的怨念驱使下,刚刚死在广场的修士们,竟也摇摇晃晃的起身,转而攻向边上的生者!这其中,包括了被魏无羡扭断了脖子的少年。


看着弑姐的仇人在倏忽间变为凶尸,江澄下意识的召出紫电,阴着脸毫不犹疑的挥出了满含怒气的一鞭,竟把那凶尸抽飞至几仗远,几乎魂飞魄散。


一鞭过后,江澄微微喘息着把江厌离还尤有余温的尸体安放好。周围的凶尸因着畏惧魏无羡和阴虎符,都不敢近前,这一小片区域竟成了安全地带。江澄看着一动不动的魏无羡,红着眼圈咬了咬牙,也不管他能否听见,压下心里的千百思绪放了狠话:“魏无羡,念在往日旧情,我今天不与你为敌,自此往后,莫要让我再遇上你!”


紫电光芒流转间,一片衣袍飘扬落地,江澄利落转身加入战局。


然而,广场中央,唯一没有动静的,是魏无羡。他什么都看不到。他看不见地上的沾了血污的半截衣袍,看不见他发誓要衷心辅佐而此刻却在孤身苦战的江澄,看不见被凶尸团团包围却还努力向他靠近的蓝忘机,因为他最想看到的那些,都被他自己亲手毁掉了。


魏无羡的耳边回荡着江厌离未说完的话,她说:“阿羡……我……我是来跟你说……”说什么?师姐要跟我说什么?可无论是什么,他都听不到了。


在一派血肉模糊刀光剑影里,魏无羡缓缓开口,声音泛着冷涩,砸在每个人的耳朵里:“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将种种苛责强加于我,因为你们的迁怒,所有爱我的人都已经离我而去,既然世人恨我,道我妖魔,那好,我便疯给你们看!拼着孑然身死也要屠尽你们所有!”


魏无羡只觉满心的悲愤委屈无人说无人懂,全部化为愤怒狂躁,就着全身唯一的感知——右手里森然冰凉的阴虎符,尽数发泄了出去。


字字句句也敲在蓝忘机的心上,心间一疼,脚步一个轻微踉跄,被一个凶尸趁机捉住小腿。蓝忘机眉头都未皱一下,反手一剑削掉了凶尸头颅,手拍腿上大穴,刚做完动作就又被凶尸围上。


死掉的修士在阴虎符的催生之下继续变为凶尸去攻击同门或是非同门。凶尸源源不断的消耗着所有人的灵力,直到天空泛白。


魏无羡靠着念力和不多的灵力支撑整晚,早已体力不支,脚步虚浮,真真的算是强弩之末。半跪着用陈情撑地,略微抬头,扫视了一圈广场,发现还能勉力支撑不倒的不足五人。僵直的目光掠过天边,缓缓的将手中的玄黑物件儿拆成两半,分别揣进袖中。


凶尸们没有了魏无羡和阴虎符的加注,一些怨念强的重新没入地下,而因为阴虎符新生的凶尸,则伏在地上,重新安分的做了死尸。誓师大会的三千修士,余下还活着的不足三百人,其中绝大部分在发觉到魏无羡不再操纵凶尸之后,当即昏死过去。而灵力几近耗尽还能保持清醒意识的,更是少之又少。


但是三千之众,不乏心思机巧之人,瞅准魏无羡心神俱竭的空档,就想着一举拿下。夷陵老祖死在自己手下这个噱头实在是太诱人,以至于有那么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


蓝忘机虽是奋战一夜,满身血污,灵力枯竭。但视线总是不离魏无羡,此时发现大战已经结束,便思索着要怎样将人带走。正在想着,就见魏无羡摇晃着起身,面色茫然的打算离去。


看到夷陵老祖这个举动,三两个修士哑着嗓子呵斥:“孽障!休跑!”喊着便欲起身。蓝忘机心里一紧,先行一步,瘸拐着三两步赶上魏无羡,伸手捞起人臂弯将他挂在自己身上。魏无羡甫一被触碰,便下意识地抬手格挡,怎奈手臂无力也就任了。他现在满脑都是那些因为自己故去的人,江叔叔、虞夫人、师姐、金子轩、温家兄妹……根本没有心思理会周围都是谁,因为是谁都不重要。这世界上所有认识他的人都恨他,而他,也恨所有人。


清明尚存的蓝曦臣看着弟弟的举动,终是低声唤出口:“忘机……!”紧紧拽着魏无羡的蓝忘机听闻兄长的声音,脚步一顿,但终是没有回身,运起最后一丝灵力,召出避尘御剑而去了。


两人身后,尸横满地,满场狼藉。


所有人都忽略了,江厌离也死了,可是并没有变成凶尸。这或许是失了理智之后的魏婴,留下的最后一丝温柔。


TBC


————————————————————

本来想着一发完,结果怎么就话唠了这么多

明明是个小段子啊

大家想要的最关键段落去哪儿了?!

好吧我的锅,今儿个可能有二发,可能明天

主要是不知道看的小伙伴多不多……

汪叽表示你还要虐我们多久

WiFi表示xx你给我走开,我不要骂我蓝湛

作者望天……

 

评论(2)
热度(37)

© 萧家小久久 | Powered by LOFTER